首页 »

新疆反恐的深水区

2019/8/14 15:19:47

新疆反恐的深水区

 

2014年7月28日,在喀什地区“喀什—广州商品交易会”热烈进行的第二天,也是新疆各族穆斯林群众传统开斋节的前夕,喀什地区莎车县又发生了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根据目前媒体的报道,数十名无辜平民伤亡,数辆车辆被烧毁。

 

过去两年以来,在国际和国内因素的作用下,内地昆明和北京等地也相继发生恐怖袭击案件,恐袭已成中国面临的全局问题。于此同时,新疆地区经历的各类恐怖主义袭击进也入高发阶段。

 

2014年5月乌鲁木齐早市恐袭案件以后,公安部启动了为期一年的“严打”行动,出重手对各类恐怖主义和危害公共安全的活动进行严厉打击。此次莎车恐袭案件即是高压之下暴恐分子选择铤而走险的表现。同时,也意味着新疆地区的反恐怖主义斗争进入了深水区。

 

新疆反恐除了末端的高压严打以外,更需要在社会整体层面加以配合进行综合治理和调整。

 

新疆形势非一日之寒

 

9·11以后,内地舆论普遍认为恐怖主义是西方国家面临的问题,和中国无关,进而在长达十几年时间里坐享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而忽略了恐怖主义在中国西部边疆持久的危害和积累。

 

直到北京和昆明的恐袭案件发生,内地在震惊之余才开始认真关注中国尤其是新疆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因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多年来,新疆一直在单独承受和抵御着恐怖主义带来的创伤。新疆现在面临恐怖袭击频繁爆发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不会在短期内得到彻底的解决。目前,新疆反恐已经到了揭盖子,挖根子和挤脓包的阶段。作为恐怖主义治理的末端环节,新疆此次的高压严打必然进一步挤压极端主义和暴恐势力的生存空间,刺激更多的极端力量提前行动。

 

高压严打也必将触及一些长期积累但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会逐渐爆发并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学术研究的巨大缺口

 

面对旷日持久的反恐怖主义斗争,除了在末端严打以外,我们更需要深入的理解和研究恐怖主义在中国的本土和国际背景。美国波士顿恐怖袭击以后,美国研究人员深入高加索和中亚国家,深入探寻查纳尔耶夫兄弟的成长历程,尤其是被极端化的过程,旨在理解整体事件并吸取教训。

 

反观我国的研究人员,多年来过于重视跟风欧美,却整体忽视了对于中亚和南亚等潜在重点地区的研究,尤其是当下最为需要的中亚、南亚国别研究更是微乎其微。此次发生袭击的莎车县即毗邻长期动荡的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

 

这种巨大的缺口对于我国全面理解和把握中亚和南亚国际形势和不断上升的恐怖主义威胁极为不利!在新疆反恐怖主义研究方面,当前研究界整体也缺乏对于此类问题社会、历史、文化和国际性的框架性关注,而往往更热衷于针对新疆一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情况说明或者解读。

 

报道新疆不能再遮遮掩掩

 

在研究界以外,媒体对于反恐怖主义斗争也责无旁贷。过去两年来,中国媒体对于恐怖主义的报道逐渐从幼稚和肤浅走向成熟。从一开始的“新疆恐怖分子”这样不利于国家一体性的标签化语言,逐渐走向了客观和理性的分析。

 

在新疆反恐怖斗争走入深水区的时候,媒体除了及时报道事实之外,更需要的是对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问题的社会、历史、文化和国际背景持久和深入的关注。必须要直面一个残酷的现实,就是报道新疆不能再粉饰太平,遮遮掩掩,试图创造某种歌舞升平的幻像。新疆的确是歌舞之乡和瓜果之乡,但是也正在经历这现代化转型的阵痛。

 

由于独特的历史和人文背景,新疆的现代化之路要比内地更加艰辛和曲折。媒体报道更应将新疆面临的各类问题置于整体中国现代化转型的大背景下来考察和解读。媒介话语里的新疆不需要被美化,只需要正常化。

 

最后,新疆整体的现代化进程不能也不会被恐怖主义的威胁所打断。一个现代化、稳定和繁荣的新疆,是全疆乃至全国人民的共同利益所在。恐怖主义在新疆乃至中国,没有历史根源,更没有现实合法性,必然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但在此之前,恐怖主义的威胁不能成为打乱新疆现代化建设的一个因素。

 

新疆只能更加融入整体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而不能被孤立在一个现代中国的边缘。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之所以在现代社会有机可乘,利用的是现代社会开放和自由的特点。但不能因为恐怖分子利用了这些特点,就放弃对现代社会开放和自由的追求。新疆社会遭受的恐怖袭创伤,只能成为追求一个更加繁荣和现代化的新疆的驱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