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里竟有这么多“新空间”?你也许从未发现,嘉定安亭把它们发掘出来了

2019/10/21 3:09:04

社区里竟有这么多“新空间”?你也许从未发现,嘉定安亭把它们发掘出来了

每天早上到小区的中心花园去做操散步,是78岁的陈季娟保持了几十年的习惯,最近,她惊喜地发现中心花园让她“眼前一亮”了:“原先老旧的花坛重新装修过了,花园里的植物也比以前种类更多、绿意更浓,周围还添置了长凳、遮雨亭和防滑步道,每天来这里走走的人多了,大家还能坐下聊聊天。”


陈季娟住在嘉定区安亭镇红梅小区,是半个多世纪前和丈夫一起从市中心搬来的。居委干部告诉记者,这个名为“老区新景”的改造项目,旨在打造一块居民谈天说地、商议事务的“新空间”。在安亭,这样“新空间”今年诞生了数十个:通过政府引导、多方参与、居民自治,全镇30个社区居委会和社区居委筹建组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社区营造项目,有的改造了楼道,有的改造了院落,有的改造了公共绿化带,有的改造了小区共有房屋,原本不起眼的一些社区空间经过重塑,焕然一新。这项名为“宜居家园·乐享空间”的项目,镇里今年已为之多方筹措近400万元。


在安亭镇党委书记陆强看来,随着社会流动的不断增强,“单位人”逐渐向“社会人”、“社区人”转变,住宅小区承载着越来越重要的社会功能,宜居家园建设是大势所趋。“安亭探索推出‘乐享空间’项目,通过协商共治方式对小区公共空间、闲置空间进行改造,让居民在社区有更多融入感和获得感。”
 

红梅社区。

 


打造共享空间有助于提升社区“人情味”
 

位于嘉定、昆山、青浦三地交界的安亭,如今镇域面积近90平方公里。全镇有30个社区居委会和社区居委筹建组,下辖110个住宅小区,管理近6万户居民。安亭镇副镇长黄月珠告诉记者,随着城市建设快速发展,越来越多人到安亭安家落户,这给社区治理带来了很大挑战。“目前安亭常住人口达26.3万,其中来沪人员16.7万,居民诉求不均衡现象突出。而且,安亭的住宅小区分布比较散,性质不一,有的是农民动迁小区,有的是农民别墅小区,有的是老公房,有的是商品房,管理起来不容易。”

 

红梅小区内改造一新的中心花园,成了居民们共商共治社区事务的一方天地。


比如,红梅、水仙小区建立于上世纪60年代,居民熟识度高,但房屋老旧,公用设施相对落后,历史欠账较多;新安社区辖区范围内是德式风貌建筑,文化娱乐配套设施齐全,居民文化素质较高,但居民凝聚度不够,对社区认同感不强。


针对这些问题,安亭镇在宜居家园建设中专注于共享空间打造。“小区没有‘人情味’,很大原因是社区的共享空间不足、不够吸引人。比如,小区绿化带本应是居民走走聊聊的好地方,但有些小区绿化带破旧,人们不太愿意去;楼道、门厅也属于共享空间,但此前有些小区存在乱停车、乱堆物现象,挤占了这些共享空间。”黄月珠说,安亭的宜居家园建设致力于将楼道、绿化带、小区花园共享空间重新“发掘”出来,让居民们愿意过去走走聊聊,从空间形态上看是空间功能的利用,更重要的是在重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唤起人们对社区的感情。


改造、重塑社区共享空间的资金来自于政府、专项项目资金和居民自身,每个项目一般需3万到5万元。“不少小区的居民听说要对社区空间进行改造,自发提供各种支持,有的出一部分钱,会木匠活、泥瓦匠活的毛遂自荐承担相关工作,还有不少人拿出了盆栽绿化、社区全家福照片,点缀改造好的楼道、小区花园。” 黄月珠说。
 


项目内容因地制宜直击“痛点”
 

“乐享空间”改造项目启动后,安亭镇各社区居民热情高涨,纷纷为让社区更温馨、更美丽出谋划策。黄月珠告诉记者,由于改造项目、改造方式均由居民自己决定,因此这些改造项目个个直击居民需求的“痛点”。比如讴象社区的“紫藤庭院”项目,在公共区域搭建了一条紫藤长廊,大大改善了动迁小区的居住环境;再比如新源社区的“安居乐源”三道门项目,明显提升了小区治安水平。

 

农民动迁小区沁乐社区内的农具博物馆,各种老物件透着浓浓的乡愁。


老年居民比例较高的玉兰第二社区,居民自治是从一块绿地开始的。此前,10位居民向居委会“请愿”,希望认养小区里的公共绿地。这让居民区书记吴铭贤有些为难,因为不少小区都出现过居民乱种花草的情况。但考虑到绿化缺失一直是小区长期存在的大难题,和物业公司协商后,居委会同意了居民的请求。


让吴铭贤欣慰的是,他的担忧非但没有发生,被认养的绿地反而成了小区亮丽的风景线,各种花卉一年四季轮番绽放。其他居民见状,争相向居委会表达认养绿地的意愿,但小区绿化面积有限,如何是好?为此,居委会推出“一米阳台”项目,向居民发放花草种子和肥料,鼓励他们在阳台上种植花草,并请来园艺师上门指导。


环境脏乱差、居民没文化、矛盾问题多是大家对动迁小区的固有印象。沁乐社区居委筹建组为了改变大家对农民动迁小区的固有成见,从楼道空间改造入手,开展“楼组微自治,邻里大空间”建设,居民自发清洁美化楼道、建设楼道客厅。如今,以往的居民自留地成了大家自发养护的“百草园”,底楼公共空间摇身一变成了“会客厅”,围墙上的黑广告被艺术涂鸦所覆盖,楼道墙面上是色彩斑斓的彩绘……


在沁乐社区里,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农具博物馆,这是由原先乌烟瘴气的车库棋牌室改造而成的。在这里,油灯、粮票、连环画……五花八门的农村老物件,透着浓浓的乡愁。“这里是一个农民动迁小区,我们想保留一些农村的回忆。不少居民家里都有农村的老物件,于是我们就有了打造农具博物馆的想法。” 沁乐社区居委筹建组负责人朱玉芳说。
 


未来“乐享空间”将延伸到农村
 

安亭镇“乐享空间”的打造,也得到了各方专家学者的认可。在不久前由嘉定区社建办和安亭镇共同举办的一场社区营造研讨活动中,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城市治理比较研究中心主任韩福国认为,“乐享空间”的成功之处在于吸引大家走出居住空间,在共商共议中达成共识,突破了原有的人群区隔。
 

沁乐社区。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副院长、社会福利与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范斌则认为,“乐享空间”是“有温度的社区空间”,体现了治理理念的更迭。“比如修筑小区道路,原来是指令性的,未必能做到人人满意,现在通过协商,能达到互谅的效果。事情看来繁琐了,但效果更好了。”


在安亭镇地区办主任陶滢看来,安亭打造“乐享空间”项目,对居民来说,既拥有了便捷舒适的生活,还能感受到友好互助的邻里情谊,获得感全方位提升;对居委会来说,则回归到了培育居民自治的“主业”上来,激活了社区的自治功能。


记者了解到,在目前全镇30个社区居委会和社区居委筹建组全覆盖的基础上,安亭正准备将“乐享空间”项目模式在全镇推广,把建设触角延伸到农村地区,让更多人感受到“乐享空间”营造带来的温暖。

 

题图说明:由居民发起的“宝宝二手市集”,成为了新安社区一项常态化活动。